稚野

你再也读不出我任何欲望。

© 稚野 | Powered by LOFTER

海狸微言。

让 - 保尔 . 萨特 戏谑bot:

只要放弃一点自由就可以获得全部的幸福——受到这样的诱惑是你的不幸。

  我正在变得更好或更糟,我奔向死亡:且已被命运主宰却自认自由。的确,思想自由也是一种自由,但它在时间面前也一文不值,不过死灰,不过一片死海,然后以生命的形式被表现出来。可神世需要神,无数的神。他们无畏凄风苦雨,自由地穿梭世间,却向人类讨要一种能力:死亡。他要求他们受苦,要求他们死去再复生,要求他们无法超越时光,可他们不过是生物,是神的自由之体现。你要知道创世神永远没能老去:他的眼泪可以埋葬宇宙,他拿起酒杯哭泣便生甘泉。他向万物,草木洪荒,日月更迭;他拿起酒杯,要求他的子民们学会受一切的苦难:这杯敬你们,这杯敬自由。他在自己的世界里哭泣,众神询问他原因,可他们不过是他的要求,是他的自...

  爱情决不能与爱慕混为一谈。众人只认分道扬镳的两路人生:独一无二的枕边人和千万个容易丢失的爱人。你不能对其中的任何一种求爱形式嗤之以鼻,因为她们的观念始终无法被论对错。只要她足够优秀,就可以收藏世人的千万份爱情;但只要她拥有无限的热情与爱人的能力,上帝就绝不允许她的爱情无处寄存。你的灵魂四处游荡,总会有人跟随你来到深谷,这个人不论性别与贫富,不论悲伤或快乐,他只是一个爱人:凭借所有孤独的人都拥有的直觉,用尽了毅力把按捺许久的躁动与你坦白。彼时万丈光芒穿透阴霾,万箭齐发破茧而出,你甘愿平凡一生也要他永生永世,你抛弃千万人的臣服奔他而去,你的孤独被他走进:无论他是谁,即使他极不起眼,也...

广东韶关。

APOCALYPSIS



*诺克特生日快乐!!为了给你这个小混蛋写生贺哭了很多次,不准偷偷回头,去过你另外的生活!

*Regis视角注意

*标题:启示录

*开头和结尾均取自 刘瑜《愿你慢慢长大》,已在文中注明

*有取自 加西亚·马尔克斯和村上春树 的句子,已在文中注明

  今天正是你诞生的第七年整,诺克特。当我写下这个字眼的时候,着实被它吓了一跳:一个人竟可以小到以个位数来计算。如果没有你,这七年就会像你出生前的每一年一样普通,陷入混沌的时间之流,绵绵不绝而不知所踪。*
  你出生的时候发出一个婴儿的啼哭,撕心裂肺、毫不掩饰地向世界叫嚣你已成为天选的胎胚。世人为你的出生感到...

  你们写很多苦楚,写所有悲伤的爱人,写一切腐烂的事物,极热或极冷。抑郁是生活,翌日是棺材、是坟墓,热情是消耗品,时间是魔鬼,骄傲是所有成功者的脊背,却是你们的一道火光。它味苦,竟是冷的,没有风也会摇曳,所有悲伤的人们都会这样回答。我不排斥,我正是这样不三不四的人,但骨子里还是想要快乐,我从未蔑视喜悦。希望你们也不要,不要去死,不要想做恶人,如果你迷茫,全可以愤怒地质问。而我会这样回答:你还年轻,还死不了。

  我不再描写接吻,不再想象性爱。这于爱情只是一种形式,过于沉重将变为包袱,变为许许多多魔鬼的皮囊,我介意,我不要。当人们谈到爱情,我会去想,但我闭口不提。这东西很奇妙,人们对此心知肚明,而许多人要把它掏出来,挖空,剥离得干干净净,好似除此之外没有其他方式能够体现爱情。我们不必刻意去做恋人当做的事情,那不是我也不是你,而是众人。你看啊,今晚月亮很美,四季更迭,蝉在褪蛹,零食也很好吃,没有任何理由的——我就想到了你。

  一个人是太阳,他极其普通。他只是一个男人,一般相貌,一般身高,一般温柔,过着一般生活。但当他回到家,一个人是月亮,她极其普通,她只是一个女人,容颜并不拔群,能力并不出色,但她是月亮。他伸出双手就可以拥抱她,她踮起脚尖就可以亲吻他,他们躯体交叠就能孕育出生命。他们是生命,他们也可以孕育生命,他们也可以失去生命。他们相爱敌过一切生命。

孤独盛宴

  太宰治曾认认真真讲他要去屠杀佛祖。我自然不信这些,嗤笑他疯魔且不自量。有时我不由得羡慕他能够这般不考虑,这般不必装疯卖傻,因为在他本身的世界里他是正确的,他永远是他的神明他的魔鬼。在我的印象中人们大多要学会驯服黑夜,我惧畏黑暗的习性不出自凋谢,只是关于诞生,那一刻我是这样脆弱、天真的,任何生出了白骨的生命都轻易将我扼杀。因此我警惕着长大、且迫切地习得倾听与杀戮的妙窍。但太宰治诞生那一刻或许并不啼哭,他只是笑,然后以此震惊世人。认为他神奇的人们抚摸他的脸蛋,喂他吃食,将他作为神明的圣子来看待。他生来很聪明,眼里有危险而温柔的色泽,俘获所有怪异或普通的灵魂,嘴唇会笑与讨好。十五岁时我...

  小稚圆梦

1 /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