稚野

你再也读不出我任何欲望。

© 稚野 | Powered by LOFTER

  分手时他祝我万事如意。他问我以后没了他应该怎么办,口吻温柔,微笑徜徉,好似正在尽这最后一份职责。我告诉他,这没关系,因为我还会有其他人,我没关系的…我没有关系。我们都是软弱的人,所以没有拥抱也没有吻别,因为我们不敢,没有人迈出这一步。最后他说,好。又转过身去,我也转过身去,走过一个街口之后便开始嚎啕大哭。我没有告诉他我们本来应该不是这样…我没有告诉他我不想分开,但是我没有告诉他。…他的脚步声比以往的任何时候都要轻,以至于我一度认为这仅仅是我软弱的幻觉。而等我回头的时候,背后空无一人。

山笑う



  太宰治是我经手处理下到人间去的一个地囚。他太可怜了,死了很久也没能被批准投胎,只能在奈何桥旁走一走,和不认得的人乐呵着聊聊天,汲取一点乐子,要是走来了新的人,就把他换下去。地狱也长一些与人间相似的树,只是没有春天,因此它们一生出顽强的根叶就落到地上,立即变为枯枝败叶,来过的人看见它们都要嚎啕大哭,好似为所有同样死于枯萎的人们而哭号。而太宰治没有,他走上前来,一双不畏惧生死的眼睛敛成一刀柳叶,不冷不暖。我招呼他到我跟前来,他就来,只是问我:我该在哪儿处理我的身体呢?这是我们地狱的规矩,死魂灵们得把各自生前的尸体大卸八块,歆享给新降生的每个婴儿。许多人听到这个消息,又得悲泣一阵,...

  可是我们需要恋爱,中也,不然就分开。你知道分开的意义是什么吗?那对我来讲就好似永不相见,形同陌路,他人同然,就这样,我也不要想起你,一辈子也不要。……这太过痛苦和苛刻了:我宁愿被苛责,我宁愿被说疯,我宁愿不被爱,我宁愿做一个高明的尾随者,低声下气、又卑微地维持我们之间的联系。我知道我并不比其他人好上多少,所以我们可以物是人非,你也全可不爱我。但我们不能作南北极,不能仅仅作玩物与谈资,不能永远地将就下去。至少,有这样一个交待叫作我认得你,而不是我恨你…至少我可以告诉世人,我的爱情没有一刀两断的悲哀,没有山盟海誓过后的背叛,我只是没能开头、便平平淡淡地死去了。

  那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他此刻躺在干冷的床褥之上回想那一天所见到的活在天花板上的中也——他确是中也。因为这世上独他拥有大海的眼睛与太阳的橘发,也独他不愿对他展露笑容。他对他说:太宰,星期三的晚上来找我,在老地方。

  老地方。他没敢开口答应,但确信自己露出一个意义不明的苦笑。那曾经是间开满了玫瑰的花店,他们在其背后的小巷里完成一段仓促短暂的恋情。如今花店早已搬迁,水泥墙壁里的砖块儿零零落落,昭示着它的诞生与消亡。这不是重点。于是他将它放在一边,等待一切记忆的死亡,等待热情殆尽。等待他们的生命再次呱呱坠地,为所有和他们一样在孤独中苦苦挣扎的人们而啼哭。

 ...

  秋の雫

  你知道我并非不知餍足。我平凡到需要很多认可,需要很多努力。我没有万丈金银也不必流落街头风餐露宿,我没有全然高尚的道德却不必被大众的法律所制裁,这就是我:一个因平分善恶而心安理得地活着的人。我不求做万人之上,不求草木为我洪荒,我知道我们的人生不会完全属于自己,我们会为更多降生于幸运之途的生命效命。但不要嫉妒,不要疯魔,无论如何我永远不会放弃自己这受苦的快乐,至少你我不需依靠他人的绳颈而为此羞愧,我们因磨难而自由。到你再大一些,或许会与我争论,的确,我们是自阴沟里爬出来的老鼠。但是我们:老迈又悲伤、低俗又卑懦、不拥有任何人的我们,正在为了爱而死去。

  p6p7是自拍

别在白日寻我


  他在一个日照三竿的时间再次遇见他。发鬓,双眼,皮肤,体格,没有任何的变化,好似太宰治仍然年轻依旧,容颜不改。可当他站在人群中看他的一切,他干瘪的手臂上已有褶皱,他英俊的面孔有了年岁的痕迹;他看他吻过身侧的女人,然后笑着离开,这笑容里已经有了爱情与誓言。

  白日不允许他忧伤,生活不允许他回忆,尊严不允许他走一条没有归途的路。可它们就像一棵大树,长出酸而苦涩的果实,却无人将它砍下,就连路人也不曾望向它的躯干。它就种在这片庭院里,随着四季更迭而生出无数枝干,生出一把一把柳叶的刀,影子掉在地面上好似骨殖。如果你爱他,就永远为它揪心。他的梦里有雷声,云中却有自己的泪水。从...

  爱情决不能与爱慕混为一谈。众人只认分道扬镳的两路人生:独一无二的枕边人和千万个容易丢失的爱人。你不能对其中的任何一种求爱形式嗤之以鼻,因为她们的观念始终无法被论对错。只要她足够优秀,就可以收藏世人的千万份爱情;但只要她拥有无限的热情与爱人的能力,上帝就绝不允许她的爱情无处寄存。你的灵魂四处游荡,总会有人跟随你来到深谷,这个人不论性别与贫富,不论悲伤或快乐,他只是一个爱人:凭借所有孤独的人都拥有的直觉,用尽了毅力把按捺许久的躁动与你坦白。彼时万丈光芒穿透阴霾,万箭齐发破茧而出,你甘愿平凡一生也要他永生永世,你抛弃千万人的臣服奔他而去,你的孤独被他走进:无论他是谁,即使他极不起眼,也...

广东韶关。

1 / 6